文明建设

还原中国移动数据部窝案:致命的幕后交易

时间:2021-11-24 11:1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一宗耗资近2亿美元的收购,最终导致中国移动数据部一、二把手分别一审被判死刑和无期 2007年底和2008初,在时任TOM网CEO王雷雷的安排下,时任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马力两度会见了澳大利亚电信公司的投资代表。 其时,澳大利亚电信有意收购为中国移动音乐基

  一宗耗资近2亿美元的收购,最终导致中国移动数据部一、二把手分别一审被判死刑和无期

  2007年底和2008初,在时任TOM网CEO王雷雷的安排下,时任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马力两度会见了澳大利亚电信公司的投资代表。

  其时,澳大利亚电信有意收购为中国移动音乐基地提供服务的两家SP(Service Provider)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王雷雷是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双方谈判正酣。

  在会见中,马力力挺中国移动的数据业务,称其发展前景看好,同时口头承诺,他将对上述两家公司的信用积分予以关照。中国移动通过信用积分对各类SP进行考核,积分与SP的收入直接挂钩。

  这一背书对收购意义重大。作为中国最大的,中国移动2007年时用户数已达3.69亿户,主导中国移动通信市场。增值业务一年为中国移动带来916.09亿元的收入,占中国移动全年营运收入总额的25.7%,还在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

  按照马力的描述,澳大利亚电信有理由相信,它正在进入一个商业前景广阔的无线增值服务领域,而它正在谈判的这两家公司绑定了中国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马力的背书,2008年接二连三的无线应用收购潮起,加上澳大利亚电信面临业务增长放缓的压力,最终促成了交易。2009年2月,澳大利亚电信宣布斥资3.02亿澳元(约合1.94亿美元,实际支付在扣除各种费用后约1.7亿余美元)收购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各67%的股权。

  这桩曾名噪一时的移动互联网并购案,在事隔六年之后再度回到公众视野。有三个人被卷入这桩并购案,并由此决定了后半生的命运因涉嫌在交易中受贿,2014年春天,中国移动数据部前总经理叶兵和副总经理马力在四川省雅安市中级法院被分别一审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当年收购的主操盘手、有“SP第一人”之称的王雷雷早在2011年已被带走调查,叶兵和马力落马即因他举报,后因患重疾取保。在此之前,中国移动音乐基地所在的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受贿约1648万元,2011年8月一审被判死缓,中移动音乐基地负责人李向东于2010年3月出逃,至今在逃。至此,因四川移动音乐基地被牵涉的系列贪腐案告一段落,叶兵是受审的最后一人。

  财新记者独家获得的判决书,揭开了前述澳大利亚电信收购案的幕后交易:在收购前、收购中和收购后为王雷雷大开方便之门、甚至站台的叶兵和马力,分别从这桩交易中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个人收益,其中马力确认收受贿赂1702.36万美元;叶兵收受的贿赂更高,据知情人士透露,为5000万美元。

  叶兵、马力涉贿并不止此一桩,根据四川省雅安中级法院的判决,马力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100.765万元、美元1702.36万元、加元7万元、港币502万元和价值10万元人民币的优旅卡,折合人民币约1.22亿元,构成受贿罪。鉴于马力有自首情节以及重大立功表现(包括揭发叶兵),判处马力无期徒刑,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叶兵受贿金额较马力更高,据知情人士透露被判处死刑。叶兵正考虑上诉。

  当年被收购的两家SP公司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随着幕后实权人物的抽身离开,失去了中国移动的青睐,业务滑入窘境,也使它的收购者澳大利亚电信陷入有苦难言的窘境。澳大利亚电信此后多次调整中国区管理层。

  这是一笔怎样的交易?在中国,又有多少冠冕堂皇的生意背后隐藏着类似未被揭开的幕后交易?

  随着自有业务增长放缓,澳大利亚电信一直在寻找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此时,王雷雷带着两家手机服务商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出现了。

  至少从表面上看,这是一笔好生意。这两家企业一个为正处在上升期的WAP(手机上网)和PDA(掌上电脑)提供彩信彩铃短信等多种增值业务,另一个是中国移动音乐基地的独家技术合作支撑平台,几乎所有为音乐基地提供的内容都由它制作或提供技术支撑。

  无线音乐服务是一个正在增长中的市场。中国移动音乐基地2006年3月成立,当时为鼓励地方发展增值服务的积极性,中国移动在全国设立了多个大基地。音乐基地设在四川成都,是中国移动惟一一个为全国数亿移动用户提供无线音乐产品和服务的机构。

  到2007年,在中国移动的所有增值服务中,彩铃、彩信收入增长最快,比2006年分别增长76%和59.2%。同时,手机音乐、手机报和飞信用户出现大规模增长。2007年无线万户。

  SP服务商主要为包括短信、彩信、彩铃等在内的各类电信增值服务提供技术支持,与中国移动按销售额分成。彼时,中国移动正在逐步收紧对SP行业的管理,一些规模较小、经营不规范的SP被迫出局,留下来的,要么业务确实做得好,要么就是关系很硬。管理收紧引起SP行业的震动,但幸存下来的SP公司,收入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闪联互动2004年9月成立于北京,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时任TOM网CEO王雷雷。亮点时间成立于2006年6月,从后来的情形来看,它是纯粹为了收购而成立的公司。为了让这两家公司更具吸引力,交易之前王雷雷先进行了一番包装。

  1974年出生的王雷雷有“SP第一人”之称,祖父王诤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邮电部党组书记,以及军委通讯部部长兼国家电讯工业局局长。王雷雷在电信行业有广泛的人脉,他25岁开始负责TOM中国区的运营,并通过SP迅速将TOM拉升为第四大门户。因TOM为外资公司,按规定不允许承接国内电信服务,王雷雷用通行的VIE结构(即通过一组协议将内资公司的收入转入境外公司)成立了大量的SP公司。表面上,这些公司由王雷雷的亲友和TOM的管理人员持股,实际控制人都是王雷雷。业内人士称,高峰时王雷雷控制了90多家SP公司,闪联互动即为其中之一。

  闪联互动最初的投资人显示为王雷雷的堂弟王霆霆,以及王雷雷的亲信韩军、贾淑清、张宏伟。很快,陈建军取代王霆霆进入闪联互动,控股70%。到2007年8月,闪联互动通过成立才四个月的子公司北京闪联创艺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将另一家SP创艺和弦收入旗下,收入和利润进一步放大。

  创艺和弦为WAP和PDA提供内容服务,当时是两块上升中的业务。这家成立于2002年5月的公司,是后来闪联互动主要的收入来源。创艺和弦最初注册资本50万元,到2006年8月注册资本一下变为1000万元,最初的投资人完全撤离,换成了陈丽贞、杨敏、马金红、行力、张巍、林栋梁。翌年被闪联互动收购,收购后法人代表换成了张明瑾,他是王雷雷亲信,时任TOM无线部门总监。

  亮点时间直到2006年年中才成立,法人代表是原TOM副总裁蒲东皖。2008年底,蒲东皖与迅捷英翔持有人盛勇、华如秀、王霆霆进行了频繁的股权产易,最终持有迅捷英翔97.5%的股权,其法人变更为蒲东皖。迅捷英翔是中国移动音乐基地的核心SP,负责将内容供应商的内容制作成振铃或彩铃上传,这在当年,是一种受到追捧的生意。

  迅捷英翔成立于2004年4月,注册资本是200万元,投资人开始为洪亮、时任TOM网总裁助理盛勇、仇卫民、严珊、戴坚、陈政、杨琨、刘明海,四个月后,变成华如秀、戴坚、盛勇、王霆霆。

  工商资料显示,在叶兵、马力主政中国移动数据部期间,闪联互动、迅捷英翔的业绩迅猛增长。2004年,闪联互动税后利润为亏损36万元,到2007年净利润达到4686万元;迅捷英翔2004年亏损9万元,2006年音乐基地正常运营之后,当年收入2124万元,税后利润889万元;2007年收入5287万元。

  这已经是相当漂亮的成绩单。到2007年、2008年时,王雷雷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将几家SP分别装入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后,业绩就更为亮眼了。2008年,闪联互动全年销售收入达到1.14亿元,净利润8620.51万元;亮点时间全年销售收入1.39亿元,净利润1.1亿元。两家公司利润率都在70%以上,堪称“超级利润奶牛”。

  在王雷雷的描述中,这两家公司一个是手机内容提供商,为中国移动研发了十余款游戏、音乐类软件,日均用户达到35万人;一个是中国移动音乐基地的独家支撑合作伙伴,为无线音乐门户网站、梦网WAP音乐门户、12530999语音门户等提供产品开发、内容组织、技术支持、营销推广等运营服务,均契合当时备受追捧的“3G或无线应用”投资概念。对于澳大利亚电信来说,收购这两家公司将使其一举进入中国的无线增值服务领域,并且马上获得高额回报。

  时任澳大利亚电信集团总裁楚曦佑(Sol Trujillo)需要做出决定,要不要买下这两家公司?

  楚曦佑毕业于美国怀俄明大学,2005年7月出任澳大利亚电信集团总裁。此前,他曾在法国电信Orange英国区、美国西部电信Dex有限公司(US WestDexInc)以及美国西部电信公司(US West Communications)等多家电信公司出任首席执行官。他熟悉全球无线市场的发展趋势,但没有中国市场的从业经验,对这片正在迅速崛起的市场所知有限。

  楚曦佑能够肯定的是中国的电信产业特别是移动通信市场潜力巨大。按照中国的电信监管规定,对外资来说,惟一可能的分享机会来自增值服务领域。楚曦佑当年接受采访时曾公开表示,中国市场已有在线亿,未来五年,这一数字还会有大幅增长。澳大利亚电信甚至为自己的中国业务定下了宏大目标,希望2013年中国市场能够为澳大利亚电信贡献10亿澳元(相当于57.69亿元人民币)的收益。

  王雷雷带来的闪联互动、亮点时间令澳大利亚人眼前一亮。惟一的疑问是如此优秀的业绩还有多大的增长潜力?是否可持续?

  为了让澳大利亚人信服,谈判的关键时刻,王雷雷请来了时任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马力。

  在中国移动,数据部主要承担非语音业务(即除通话之外的增值服务)的市场拓展和管理,这些业务包括短信、彩信、手机上网(WAP)、飞信、电邮、手机阅读、手机音乐等。从2000年开始,中国移动推出移动梦网计划,将增值服务向第三方开放,由此吸引大批创业者成立CP(内容提供商)和SP公司,为电信增值业务提供内容和技术支持。后来因短信诈骗、乱扣费、黄色信息泛滥,中国移动屡遭用户投诉,企业形象受损,中国移动开始对SP进行整改,并建立起以信用积分为主的一整套办法对各类SP进行监督管理,并以积分决定与SP如何分成。也就是说,在增值服务领域,从业务审核到日常管理,以至最后的收入分成,都由数据部负责,数据部掌握了SP们的命运。

  数据部下设营销策划处、运营管理处、集团客户处、新产品中心等部门,其中营销策划处主要负责制定产品的营销推广方案和新产品的绿色通道申请。马力2004年10月至2006年7月由广东移动交流到数据部挂职锻炼,先后任营销策划处经理、合作管理处经理,主管上述处室全面工作;2006年7月31日任数据部副总经理,协助部门总经理分管业务发展中心和合作管理处。

  马力不负所托。在王雷雷安排下,马力于2007年底第一次与澳大利亚电信投资代表见面,介绍了中国移动数据业务和SP的美好前景。之后的2008年初,马力再次以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的身份与澳大利亚电信的投资代表见面。

  会见时,王雷雷请马力对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的信用积分给予关照,马力表示同意。公开的资料显示,从2007年5月至10月,创艺和弦WAP业务连续六个月排名全行业第一,在中国移动2007年三季度的分层分级评选中,更是获得A级资质。

  马力的身份以及这两家公司能请来马力站台的实力,使澳大利亚人打消了疑虑。2009年2月,双方正式签署收购协议,澳大利亚电信以约1.9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两家公司各67%的股份。如果以两家公司2008年净利润(约1.96亿元人民币)计,澳大利亚电信顶多八年就可收回全部投资,还在中国快速增长的移动市场里抢到了一个好位置。怎么看,都是一笔相当划算的买卖。

  楚曦佑对未来非常乐观,他预计这两家公司将在2009年给公司带来1亿澳元的收入。

  楚曦佑不知道,他所进入的SP领域,经过一轮又一轮整顿和洗牌,早已沦为“关系人”的天下

  不过,澳大利亚电信显然还是低估了“关系”在中国生意经里的真正作用机制,以及中国市场的复杂性。

  王雷雷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1998年3月与孙静晔创办北京寅诚志科技有限公司。翌年该公司就被李嘉诚财团旗下刚刚在香港上市的TOM集团曲线收购,王雷雷由此进入TOM。

  当年TOM因王雷雷而兴,也因王雷雷而衰,其收入主要依靠王雷雷掌控的大大小小SP公司。这些公司,到底哪些属于TOM网,哪些属于王雷雷本人,除了王雷雷自己,谁也说不清。TOM内部对此也渐有微词。2007年到2008年之交,王雷雷已萌生去意。之所以急着转让还在赚钱的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与他的下一步有关,也与中国移动数据部的人事变动和对SP监管政策的变化有关。

  到2008年下半年,空中网首任CEO周云帆弃商从政,王雷雷已确定要去空中网接任CEO。在此之前的2005年下半年,中国移动数据部的总经理叶兵已被调往集团客户部,2008年2月将再调任卓望集团CEO。

  叶兵从湖南到集团总部,长期在数据部工作,从2004年主政移动数据部,经历了SP从无到有、蓬勃发展的黄金时代。叶兵的离开,对于王雷雷是一个沉重打击。

  与此同时,政府层面对SP的监管政策日益严厉,新一轮的SP整顿即将开始。王雷雷和他身后的各种利益需要套现,此时转让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属高位变现。

  澳大利亚电信正是一个理想的埋单者。楚曦佑以为,留住公司的管理层就能稳定业务,他不知道的是,他所进入的SP领域,经过一轮又一轮整顿和洗牌,早已沦为“关系人”的天下。除了那些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幸存的SP,每家背后都有过硬的靠山。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的靠山是王雷雷,而王雷雷的关系,是叶兵和马力。

  在闪联互动、迅捷英翔成立的2004年,叶兵正稳居中国移动数据部总经理一职,马力刚由广东移动调任中国移动数据部营销处处长。

  在马力、叶兵明里暗中的鼎力支持下,创艺和弦获得了中国移动彩信、彩铃、短信等多种增值业务,一度为中国移动PDA和弦铃声图片门户、WAP铃声门户提供支持。迅捷英翔则成为中国移动音乐基地的独家合作支撑平台。

  从获得业务牌照,到日常管理、业务发展,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的壮大都得益于叶兵与马力的关照,甚至到收购中直接为公司背书,叶兵和马力给足了王雷雷面子。这并不仅是出于交情,而是因为三人的利益早就和两家公司捆绑在一起。从公司一成立,王雷雷就表示给叶兵和马力留了股份,以马力为例,两家公司分别给他留了10%。

  马力的判决书称,王雷雷拿到钱后,很快告知马力股权转让款共计1.7亿美元,马力分得1700万美元。马力则表示由王雷雷代为保管。

  凑巧的是,收购完成之时,马力的妻子张晓艳刚刚办完移民加拿大的手续。2009年6月和2010年3月,按照马力的安排,王雷雷给张晓艳在加拿大的账户转款40万加元(约合253万元人民币)和600万美元(约合4098万元人民币)(汇率一般是按具体时间计算,因打款具体时间不定,统一按2009年9月计)。此外,王雷雷还在2009年12月30日和2010年3月1日,以自己的名义花8225万港元买了长达科技的股票,王雷雷称其中有1000万是给马力买的。长达科技是一家互联网技术建设及应用服务提供商,于2000年3月在创业板上市。官方网站显示,其集团公司在2007年1月成为中国移动无线音乐搜索服务之惟一供应商,利用移动终端经短信、彩信及WAP等形式提供搜索服务,范围遍布中国内地所有省份及城市,累积搜索客户共逾1.7亿户。长达科技2010年、2013年分别委任陈小欣、韩军为非执行董事,这两人均与王雷雷相熟。

  交易完成,王雷雷、叶兵和马力分别套现,从此与闪联互动和亮点时间再无瓜葛。澳大利亚电信接下的是一个壳。



Power by DedeCms